笔趣岛 > 武侠小说 > 天地大烘炉 > 第六十七章 死斗

刚才被绿光波及,宋启明护身的镜甲蜘蛛破碎了七个前面的,所以身体处于前面部分露出形态不再隐形,而后面还是隐形状态,他现在头痛的很,无法集中精神指挥后背的镜甲蜘蛛到前面来隐藏他的身体和保护,自然暴露身体在对方眼中,所以这个家伙才对自己说话,而他受的内伤是力量余波震伤的。
因为不是直接攻击,所以本身防御法器都没动,法器防御的设定是外了强力攻击,这里力度不强的攻击不在防御范围内,可是宋启明身体是普通人,所以被这么弱的力量伤了,但也不严重,他抬眼看了下对方,见他也不好受,说话的时候手掐着印,身下皮肤里有淡淡的绿烟缭绕。
看他的样子显然也在抓紧恢复,问话不过是拖延时间,宋启明心中一动,听见那男人问自己名字,他却没回答,因为他知道,在法术中有一种知道对方名字后就可以施展的法术。
为了保险,他想先问明白对方的事情,于是没有回答而是故做轻松地反问道:“问我之前总要说说你谁,这里是哪里吧?我们好像没什么瓜葛,我一个无家可归的野人罢了,和长老没什么瓜葛吧?不知道长老为什么要将为什么要把我的未婚妻掠来?”
“未婚妻?”那男人一愣,他知道这个孩子没说真话,看样不容易对方,挺麻烦的,但现在自己要时间恢复行动,所以要用话拖住他,麻烦又如何?自己只要恢复了一点力量,什么麻烦都解决它,想到这里他淡笑道:“小哥不老实啊,呵呵!我不是告诉你了吗?我叫庞浮宏,玄阴教长老。”
说话间他的身体内一缕绿烟从后背飘了出来,然后消失在空中,说完后他停顿了三个呼吸,然后继续道:“莫要长老、长老地叫,将奴都叫老了,叫奴‘宏’吧!至于为什么抓你未婚妻子,只能说是凑巧了,奴刚访友归来,路过五台山,见到几个孩子,一时间兴起掠来的。
不想把小哥的眷属带来了,奴可是都说了实话的,你说自己是野人,那可是骗奴呢,奴都对你说真话了,你却骗人,你那身法器又怎么是普通人家有的?”这个叫庞浮宏男人又开始用那娇腻的语气反驳着,让宋启明听了一阵难受,想吐的感觉在他的胃和喉咙间翻滚上下。
那庞浮宏边自己恢复,边观察他,见宋启明的脸色如何不知道他的反应,眼中闪过一丝窃笑,知道他又中了自己的法术,虽然挺轻,可惜这个孩子没法力道行,还是被迷惑了,可惜不知道刚才那道纯阳之光是什么东西发的,看这个孩子的样子,应该就是他一个人来的吧?
他接着娇腻的声音试探道:“罢了,骗就骗吧,反正没良心的奴也见的多了,可是一看见小哥奴的心就醉了,心甘情愿被你骗。”
宋启明虽然很讨厌这个做派,可是以他的智慧刚有反应立刻明白,自己又中了对方的法术,看这个家伙刚才的表现说话绝对不是这样的,这样只能说明他已经恢复了一点力量,并且已经放出来对自己使用了,虽然自己头脑混胀,可是这么一会也积攒点精神力量。
他一边装着萎靡的样子,一边强忍着头痛,招呼过来身边的一只隐形地刀锋螳螂,同时将做出长吐一口气的样子,目光略微闪动了下,咬牙道:“拜托了,我服你了还不行吗?收起你的这个做派吧,我快吐了,好好说话吧,我告诉你,我叫宋启明,是从睡兰宫里出来的。”
说完后勉强抬起手,将手里攥的十二颗黄豆大的‘地煞阴雷’放在那隐形的刀锋螳螂嘴里,心里一痛,这些蛊都他的血炼出来的,现在却要牺牲,但他一狠心,用最后的精神命令那刀锋螳螂对庞浮宏潜去尽量不惊动对方,这精神力量放出,他就再也忍不住,闷哼一声,神智开始昏迷,身体也一下软倒在地。
“行,早说不就完了,睡兰宫?天涵老人的人,本公子还不放在眼里,呵呵,今天本公子还就要定你了!”庞浮宏听了他的话一惊,沉默一下后又恢复了男人是腔调开始说话,同时声音也变地阴冷起来,眼睛看着宋启明闪过一丝怨毒和淫荡,如果不是现在他不能动,恐怕立刻就要上去亲自动手了。
宋启明用话拖延的同时只是试探一下,看看睡兰宫能不能让这个人妖顾及,果然,这个家伙的势力估计也挺大的,根本就怕天涵老人,这个时候庞浮宏身上又冒出一股手指粗的绿眼,然后在身上一绕,被烧毁却附在他身上的焦黑衣服忽然大量脱落,露出里面焦糊的肉身。
那衣服脱落的时候,他两个袖子部分轻爆一声震开,无数的东西落了下来,在他身侧两边堆起两个一人多高的物品堆,原来他的衣服破坏后,袖子里的空间法器也坏了,只是维持着,绿烟一动就破开来,那绿烟却仿佛有灵性一样,一头钻进左侧物品堆里。
接着一道灰光一闪而出,直接奔软趴在地上的宋启明而去,然后贴在宋启明的脑门上,庞浮宏见了冷笑道:“有名字有血就好,看你能逃出我的手心去!”
那灰光一贴上就现出形体来,是道黄符纸,庞浮宏说话间,左手上印诀变化,飞快的掐了几个,然后嘴里吐出几句咒语,同时这个简单动作让他嘴裂的老大,几块脸上和胳膊上的已经黑焦糊地皮肉掉落,露出里面的嫩肉,还有暗红的鲜血渗出。
可是贴在宋启明脸上的符纸却忽然燃烧起来,转眼化为灰烬落地,符纸燃烧的时候庞浮宏身体一僵,眼睛呆木了一下,如果脸没被白光灼烧坏的话,一定脸色难看的很,虽然只是短暂的一瞬间,可是已经快昏迷的宋启明知道,他一定是被自己的封印力量反噬了。
刚才宋启明故意先不说名字,跟他绕了一下,然后又说了,就是知道对方有利用名字的法术,问自己的名字就是要对付自己,不过他也算计到,自己的肉身和灵魂分别是封印和血魂珠,不管对方的法术如何?都大不过这两种力量,这两种力量不碰不动,一碰就反击。
所以就坦然告诉了对方,还装出无奈的样子,其实是故意迷惑对方,同时也心里期待,想看看邪门法术对自己身体有什么效果,也好让自己对自己的身体更熟悉,毕竟这些年来在母亲和小鹦鹉的看着下,他根本没机会破坏身体研究各自效果,现在正好有机会。
现在一见对方被反噬,同时因为他法术也激起自己身体封印的恢复里,刚才内脏的伤和精神的疲惫都减了一点点,刚恢复一点,宋启明立刻命令所有的镜甲蜘蛛在身前结盾,他想将身体卷缩起来,可是却浑身无力,而就在这个时候刀锋螳螂已经按照宋启明的命令,缓慢潜伏到位。
宋启明身上的镜甲蜘蛛刚结盾,还没互相吐丝连接,庞浮宏被反噬的精神也开始缓了过来,忽然他又感觉到那毛骨悚然的感觉,如果是普通的反噬以他的实力就是受伤也不在乎,可是那封印的力量是和圣人有联系的,岂是简单?结果还没平息反噬就又有攻击到了。
他心里哀叹一声,精神一动,然后双眼立刻失去光泽,仿佛尸体一样,而这个时候宋启明已经感觉到了刀锋螳螂的位置,他再次咬碎舌尖,叫出了引爆‘地煞阴雷’的简短咒语,他声音一落,自己就因为精神耗费干净而彻底昏迷,在最后的意识中他听见一声‘轰隆!’的巨大闷响。
这一爆炸是以庞浮宏身体为中心爆炸的,宋启明离他不到十二丈,所以被波及了一下,并不厉害,按照当初他母亲给他的时候说的,此雷爆炸范围三丈方圆,一颗能伤先天,三颗能伤结丹,而六颗能伤金丹,十二颗合用,五丈之内金丹必灭而元婴受伤。
但爆炸力量一出五丈外就会减弱到一成威力不到,这就是修士炼的各种的‘雷’的特点,在符阵的辅助下,可以将爆炸力量集中而不扩散,这样杀伤力更强,同时因为范围小,爆炸力量集中,所以不会波及他人,如果附近有自己人,只要不在十丈内基本没问题,十丈外结丹境界都能抵抗爆炸威力。
可是宋启明在十二丈外,他身边剩余的镜甲蜘蛛却全部破碎报销,冲击力量让他身上的九品皮甲破碎,而左腰前挂的睡兰宫腰牌也被动地放出防御光罩,但还是被冲破了,连头顶玉冠也出现了裂缝基本不能用了,可是冲击力量却也就到了这里,冲击力量的余波连玉腰带和如意水云衣的防御都没激发。
所以其实爆炸对他本身没有伤害,强力攻击没有,就如刚才的余震伤人一样,如果他是修士都不会被这个力量余震所伤,奈何他不是,结果又被震伤,可是却也激发身体封印的修复力量,所以宋启明醒的很快,再清醒的时候,其实没过多长时间,勉强睁眼看了看。
虽然因为趴着看不太清楚,但也看见不远的有个五丈多直径的大坑,想来是爆炸所至,一看那坑,他笑了,总算成功了,拼死拼活还是成功了,救人成功,没有退缩,他因为自己的勇气而念头通达,虽然浑身是伤,头痛欲裂,可是精神却逐渐强旺起来,似乎伤痛都远去了一样。
心情顺畅的他有要睡的感觉,就在迷糊的时候,忽然他睁开眼睛,浑身一激灵,猛地不知道哪里来的力量让他做了起来,眼睛瞪着那大坑,他本能感觉到那里不对,似乎有一股力量在弥漫出来,可是他看不见,但精神却能感觉到,他的心不禁沉了下去,自己手段用光还没完成?
那就要最后使用小鹦鹉给的三颗鹦鹉神雷和自己的血液了,到时候可是麻烦大了,就在他看那大坑的时候,忽然一个阴测测地声音在坑上的虚空中响起来道:“果然厉害啊,我已经防备又防备你了,可还是被你算计了,竟然连肉身都被炸没了,这可怎么办呢?不如把你的给我如何呢?”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