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武侠小说 > 从白蛇传开始 > 第337章、龙宫出兵


  宁采臣怕了,她自然不会再继续色诱,这万一吓跑了人,也就不好办了。[].
  色诱不成,显然她也没有准备什么备用的方案。只能像正常相看女婿一样,一点点地问,一点点地引着宁采臣向她希望的发展。
  “其实以状元的才干,三妻四妾也是平常。就是公主也娶得。”这是她在给好处了。
  宁采臣知道她的这个好处不好拿,单单她派人行刺太子这点,便不好与她交往,更不要说到现在为止,宁采臣也不知道她的目的是什么。
  而且,谁规定的这男人就要喜欢公主的。只剩打开历史,便可以发现这乐意做驸马的绝对是极少数。
  反倒是不少男人都以娶公主为耻。
  但是一代又一代人,无不以为这娶了公主,便是天大的好事。
  宁采臣说:“在下已经结婚了。”这是拒绝,只是没有直接说不罢了。
  郑贵妃愣了一下,她显然没有想过宁采臣会拒绝的问题。愣了一下才说:“娶了,同样可以再娶。”
  “在下目前没有再娶的打算。”
  宁采臣有他的苦,身边跟着一个大电灯泡。白天还好,夜里是八爪鱼似的抓着自己睡觉。上次不过是在船上过了一夜,回去后,她愣是抱了一天一夜才下来。还发誓说,爸爸再这样,爸爸去哪儿,我就去哪儿了。
  所以说,只要一天没摆脱她这依赖,宁采臣就不会再娶妻,这娶了只能看,不能碰,实在是悲剧。
  而摆脱这依赖,据粉衣说,可能得是消了她一身的业力才有可能。
  业力与功德本就是一体两面,她是业力之体·宁采臣是大量的功德,自然是离不开的。
  给妫‘大量的功德?就是宁采臣不计较她敌人的身份。单单这么多的功德,宁采臣上哪儿去找?
  亿亿万的功德啊!
  只能另想办法。比如抢了冥河老祖的业火红莲什么的。反正都只是压制,业火红莲显然更好。
  十二品业火红莲:端坐莲台·无物可破,燃烧业力化业火,攻防兼备;属于先天灵宝,为血海冥河老祖所有。
  前面吸引人,后面吓死人,抢夺冥河老祖的东西。
  嘶
  抢夺冥河老祖的东西,先不说敢不敢·至少现在宁采臣是没这本事。
  比起抢来,用东西换上一颗莲子,倒是更有可操作性。但是这个可操作性,同样需要实力,否则,到时候就是冥河老祖抢自己了。
  郑贵妃哪儿知道宁采臣的痛苦,她见色诱不成,立即换了一种方法说:“翰林院是个清水衙门·多个驸马都尉,多一份俸禄不是更好吗?”
  这是钱与官位的诱惑。
  可是宁采臣能怎么说?告诉她,自己身边跟着个暗黑千手观音吗?
  正想着怎么回答时·突然跑出来一群禁宫侍卫。
  “宁采臣。”
  “臣在。”
  “跟我们走吧?”
  “这是?”
  没有人解释,直到入了大狱,看到了一位熟人,宁采臣便知道这不是郑贵妃设计的了。
  “是你?”惊讶过后′宁采臣找了个地方坐下说,“你还是做诗了,对吧?”
  这个熟人不是别人,正是周邦彦。[].
  现在的他,哪儿还有一丝的神采飞扬。“我,我也不知道会这么严重。”
  宁采臣没功夫跟他生气,只是问道:“你写也就是了·为什么把我供出来?”…,

  这才是宁采臣生气的地方,说供都是好的,说疯狗乱咬还差不多。
  你说你听床角也就罢了,偏偏还写出来。
  哪个男人受得了自己办事,旁边还跟着一个速记,而且还是会让全天下都知道那种。
  赵佶怎么处置他·都是应该,可是这混蛋偏偏咬上了自己。自己在赵佶还没进屋便离开了,这都能咬到自己。不是怕这事说不清楚,他非好好教训他一顿不可。
  “多谢差哥哥。”迈着小碎步,云裳在宁采臣刚关进来,便进来探视。
  “宁大人,这事与娘娘无关,娘娘也不知是为什么。”她来是特意来解释的。
  “我知道。”宁采臣点点头。“一切都是这混蛋。是他疯狗乱咬人。”
  “我没有咬你!”
  “那你说这是为什么?”
  宁采臣本来和郑贵妃谈的很好。
  当然他是不想要公主驸马这类官职的,但是这不等于郑贵妃那儿就没有他想要的。
  那个佛塔,宁采臣有成把握那是个好东西。既然是件好东西,还没有主人。宁采臣当然想从郑贵妃那儿讨要过来。
  不说别的,单单是掩盖住太子谋刺一案,便足以换过来了。
  不要多,只要是有法海的雷锋塔同样的功能,宁采臣就高兴坏了。毕竟雷锋塔可是能轻易镇压住白素贞这类大妖的法宝,在这个妖魔鬼怪的世界,谁会不想要?
  而且这塔建在了汴京,建在了皇宫之内,又怎么可能仅仅是一座镇妖塔。但是周邦彦这一搅和,那塔怕是没什么希望了。
  周邦彦吱吱扭扭半天,才说了实情,原来由于宁采臣的参与。周邦彦这家伙把宁采臣也写进去了。
  他似乎觉得状元跳窗逃跑,进士躲在床下偷听,是一件极光荣的事。
  不写诗以贺,简直就无法表露他的才华。
  才华是表露了,可是这宁采臣是遭了池鱼之殃了。跳窗逃跑的新科状元,不用打听,也知道是哪一个。
  云裳听了,说:“宁大人放心,娘娘一定会帮你求情的。”
  “唉!好吧!”他倒是不想郑贵妃帮着求情,有了这个人情在,他想张口讨要佛塔,也就难得多了。可是不欠又有什么办法。
  这个混蛋,每一次见他都没有好事。
  “有一件事可否请云裳姑娘帮忙?”
  “什么事?”
  “帮我往城外桃花庵的家中报个信,告知他们我的近况。”宁采臣不担心别人,只担心妙善。
  上次妙善说过,她在自己身上下了追踪咒,只要自己不回来·她便来找自己。
  找自己并不是那么担心,只担心她生气发火。如果一把业火烧了这天牢大狱,那才真是糟透了。
  “大人放心,云裳一定带到。”
  周邦彦向前挪了挪·小声求道:“姑娘,你能不能也求求娘娘,让陛下把我放了?”
  “别!”宁采臣立即躲开他,“你千万不要再和我一起了。自从认识了你,凡是和你在一起的,就没有一件好事。”
  “谁说没有!”周邦彦很生气,但是气过之后.大张着嘴,一句话都说不出。
  第一次,他装疯那次。宁采臣让阎王轿盯上了,这算不得什么好事。
  第二次的琼林宴,他引去了程小蝶的仇恨。这绝对不是好事。
  第三次更惨,直接进了天牢。
  他不吭声了,宁采臣自然不会拿自己与郑贵妃的秘密换来他的自…,

  云裳离开了,但是宁采臣却迎来了他的第二个访客。
  程小蝶。
  “咯咯。看来还是这儿适合你!”
  “你来这儿干什么?如果只是嘲笑我的你可以走了。”
  宁采臣这么不在乎,甚至没求自己救他,这让程小蝶很不可思议。
  “咯咯对,我就是来嘲笑你的。臭男人,死男人······”
  她怎么骂都好,宁采臣只是不理她。
  骂着骂着,她反而同情宁采臣了,上午还是意气风发的状元郎,下午便成了阶下囚。
  她不习惯,一点儿都不习惯。
  她还是习惯那个威武不屈,又会讲故事吓人,同时还会在自己抓住他膀子会说“投降”的宁采臣。
  而不是像现在这样,一句话都不说,任自己辱骂的宁采臣。
  “你······”她能说什么呢?让他还口吗?自己有那么贱?
  “哼!”她气得转身走了。
  天很快暗了下来。作为得罪官家的犯人,第一夜都是没有饭的。
  当然,宁采臣是不会委屈自己的。
  身上随身带着的剑鞘,在这皇城的龙气压迫下他几次都差点放弃了,但是他坚持了下来。于是今天,他才可以不亏待自己。
  “看来今后要把皇气对幻道的压迫,看成一种修炼幻道的动力了。”
  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
  周邦彦捂住自己肚子羞红了脸。
  “唉!”宁采臣心软了。
  仔细想想,这也怪不得周邦彦。
  第一次,就是没有他,这阎王轿便会放过自己了?似乎不见得。
  第二次,他自然是可恶的。可我也害得他饿肚子了。再说已经得罪了,多一个人的火力也不算什么。是虱子多了,债不愁。
  第三次吗?
  唉!无妄之灾,年纪轻轻的,既然这么八卦。
  宁采臣往地上摆了一碗饭,吃与不吃,都随他。
  古代监狱还是很人性化的,只要你不出去,你在里面做什么,是没人问的。
  特别是宁采臣这类士子,谁又敢保证人家不会咸鱼翻身。
  韩安国,字长孺,汉时睢阳人,原在汉景帝之弟梁孝王刘武手下当差,很得梁王信任。后来因事被捕,关押在蒙地监狱中,梁王多方设法,一时未能使他获释。
  狱吏田甲以为韩安国失势,常常借故凌辱他。安国怒道:“你把我看成熄了火头的灰烬。难道死灰就不会复燃7”
  田甲嘿嘿一笑,说道:“倘若死灰复燃,我就撒尿浇灭它韩安国气得说不出话来。
  不久,韩安国入狱的事引起太后关注。原来韩安国曾出力调解过景帝和梁王之间的矛盾,使失和的兄弟重归于好,太后为此十分看重韩安国,亲自下诏要梁王起用安国。韩安国被释放,做了梁孝王的“内史”。
  狱吏田甲怕他报复,连夜逃走。韩安国听说狱吏逃亡,故意扬言说,田甲如不赶快回来,就宰了他一家老小。
  田甲只好回来向韩安国请罪。韩安国讽刺他道:“现在死灰复燃,你可以撤尿了!”
  田甲吓得面无入色,连连磕头求饶。
  “起来吧。像你这样的人,才不值得我报复韩安国面无怒色,并无惩罚田甲之意。田甲大感意外,更加觉得无地自容。
  有了这么个胆大撒尿浇灭它的田某人在,后世的狱吏无不以之为戒。
  特别是这天牢重犯,更是万万得罪不起。哪一个死灰复燃都能要了他们的小命。…,

  不过也幸亏有这教训在,因为来的这第三个访客便是妙善。
  只听一声声佛唱传来,狱门大开,狱卒恭送妙善进来。
  “你怎么来了?”
  “人家一个人睡不着吗?”她嘟着嘴,就往宁采臣怀中冲。牢门的大锁拦住了她。“来人,把门打开。”
  “是。”
  看那狱卒分明为她迷失了心窍。唉!这妙善的威能神通越来越多了,这便是远古众神吗?没有法力,也这么强大。
  狱卒打开了牢门,只见干净的被褥直往里搬,甚至还送来了火盆。
  除了不能出去外,狱卒做了他们所有可以做的事。
  这是怎么回事?
  这是状元的特权吗?
  躲在墙角的周邦彦傻愣愣看着。
  可是狱卒离开了,却没有关上牢门。
  竟然不怕他们跑了?
  周邦彦出去,又进来。
  一开始只是试验有没有人管,但是真没有人管之后。他的脸上反而全是痛苦之色。
  逃吗?不行!可是不逃……
  他的心里负担,宁采臣没有理解的必要。
  时间到了,他自然是睡他的觉。
  看到宁采臣只是睡觉却不逃,周邦彦更加不知如何是好了。他有心劝宁采臣一起逃。
  可是没走两步,他又停了下来。
  因为宁采臣不让自己靠近他,说是自己每次都只能带来坏事。
  去?还是不去?
  去?怕真的像他说的那样。
  不去?他一个人又不敢逃。
  逃出了天牢,他也没有把握逃出汴京。
  唉!叹了口气,他又回到了他的角落。
  汴京都逃不出去,逃出天牢又有何用?
  他这边消停了,宁采臣这边却迎来了第四个访客。
  “什么?你是说真的?”宁采臣大吃一惊。
  “是的,公子。龙宫出兵了。”粉衣作为第四名访客,却带来了最不好的消息。
  龙宫出兵了,就在宁采臣入了天牢这个节骨眼上。可以说城隍庙没了宁采臣,是绝对不会有赢的希望。
  明后天要接批货,也许上不了网。不过会先设好定时更新,毕竟全力稳定更新更重要。补更什么的,最讨厌了。好了,感谢今天好朋友们:
  感谢“绝对之光投了1票”“一切成空投了2票”“leman111投了2票”月票支持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