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武侠小说 > 听说我死了一千年 > 第四百九十八章 痴儿谢少卿

“就来!”
林蒙应了一声,众人回过神来,跟上了齐双的脚步进了府内,穿过别致的外院,来到了这府内更加典雅的内院之中。
内院四下碧绿成荫,更有人造的小溪蜿蜒,丈高的假山做衬,还辟出一块不小的地方做了池塘,其内栽着莲荷成片,硕大的花苞半开,其下还有着数条金红之色的鱼儿游动,甚是典雅别致,令人耳目一新!
而在这荷塘旁柳树下,有一半丈大小的圆形石桌,石桌上正有一位面容有些病态苍白,神情慵懒,衣着狐裘大衣的富贵公子哥在饮茶等候。
“喏!那就是龙兴商会的主人!”
齐双带着林蒙等人来到那青年面前,朝青年公子努努嘴示意。
富贵公子见了林蒙等人温婉一笑,站起身来微微一礼,道:“鄙人,龙赫英!”
以龙为姓,甚是罕见。
林蒙微微皱眉,只是惊疑这青年的气质和样貌,看上去虽说气度不凡,给人一种城府极深的莫测之感,像是个善用智计之人,可却没有府门上那些字迹的蓬勃野心,莫非此人并非是书写门前之联者?
可就在见了这青年时,任平生和沈梦舟的双目却是同时微微一缩,任平生有些忌惮的开口道:
“是季英才对吧!”
季英?姓季?怎又姓龙?
林蒙不解的看了任平生一眼,感觉任平生好似认识此人。
龙赫英摇头轻笑道:
“以前是季英,现在是龙赫英,以后还是龙赫英!”
任平生微微皱眉,现在他算是知道了为什么临行前李羡鱼要说这龙兴商会主人的身份和背景其实并不算什么秘密,自己若是刻意打听肯定能知道的,原来是此人!
林蒙看了看任平生又看了眼对面的龙赫英,只觉得摸不着头脑,不知这二人在对什么机锋。
龙赫英做了个请的姿势,请林蒙等人落座在石桌旁,齐双也大大咧咧坐下,做到了龙赫英身旁。
沈梦舟瞧出林蒙疑惑的神色,落座后解释道:“此人原名季英,乃是南洲边界那位海闲王的独子,早年因为反对大元皇朝如今的政策和当今的皇帝,被海闲王废了全身经脉和武道根基,成为一个普通人后被逐出家门从南海来到大陆五洲发展。”
“就在那时他便大张旗鼓的改名换姓,弃了皇族祖姓的季姓,改为龙姓,也从单一个英字改为了赫英之名,此后便有了龙兴商会的崛起,其也是近乎公开一般的表示要造大元皇朝的反。”
林蒙听的眉头一皱。
海闲王,不就是那位上一任大元皇帝的独子之中最具天赋才情和品行绝佳最有资格继承皇位,却因支持林进大师兄的政策理念而被贬到南海荒郊的那位吗?
这龙赫英乃是海闲王的独子,大元的皇室宗亲,又缘何要造自己家门的反,还是近乎公开一般,背后究竟有什么样的势力支持他这般有恃无恐?
此事甚为蹊跷,甚至是荒诞,林蒙不禁小声再问道:
“此人缘何要造自己家门的反,又有何等势力支持?”
沈梦舟无奈道:“原先这龙兴商会是什么来头我还没刻意打听过,不过一直支持海闲王之子季英,让其安稳到达大陆五洲不受朝廷压制的,我确是知道,正是当朝国师、鸿天监之主,万卷书林进!他要造反的理由也同他父亲当年的理念一样,只不过却是要激进了不少!”
沈梦舟这么一说,林蒙眼前豁然开朗。
龙赫英要造反的理由正是同海闲王被贬的理由一样,是支持林进的大师兄卓远山的理念。
只不过海闲王当年只是支持却少采取多少行动,逆来顺受被贬到南海荒郊,逐渐在岁月的打磨下,也失去了当年的雄心壮志,便的偏居一隅贪图安稳起来。
而这龙赫英却是激进无比,公开便要造反,因此被贪图安稳不愿惹事端的海闲王废了武道根基逐出家门。
想必林进也是因其支持他大师兄的理念而扶持庇佑于他,在林进心中,他那大师兄卓远山的遗愿永远都是一块放不下的心病。
可一个林进,有能耐能在大元皇朝眼皮子底下,护住一个要公开谋逆造反之人吗?
正当林蒙疑惑之时,从外院跑进来一个身着暗红色衣衫,面露憨笑的少年人,正捧着一副画跑到龙赫英面前,兴奋笑道:
“阿英阿英!你快看看,我画的好不好!”
少年捧着的那副画好似三岁稚童所画一般,画的是一棵树,一片草地还有一个太阳,画技粗糙简陋至极,不论如何都是谈不上一个好字的。
可龙赫英仍是一脸欣慰的点头道:“不错!少卿一次比一次画的好了!”
林蒙皱眉,凝神一看那少年所画,虽是看似粗糙,可线条纹路之中却有着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神韵,好似玄奥的阵法禁制一般让人不能入去看,否则就会头晕眼花。
莫非真有神妙?
林蒙灵光一闪,只见弹出一道真气射在那少年的画上,顿时那副画上的所有线条绽放出微光,随后便从这画上腾起一副投影似的真气法相,正如画上的图一般,乃是一轮太阳、一片草地、一颗大树!
“嘶……”
林蒙倒吸一口冷气,这哪里是画,这分明是将一个小型的阵法刻画在了画中的线条和墨迹之中了!
虽说这阵法只是个最肤浅最没用投影幻化阵法,可窥一斑得见全身,这阵法虽是没用,可这手段却是惊人!
将阵法凝聚在一笔一划的简陋画作之中,这已经是在阵法上的入微境了,仅次于能将阵法切合天时地势的乾坤境造诣了!
这相当于是在用能斩天的宝剑剔牙啊!
这般阵法造诣当世难寻,那少年究竟是何人?看起来与龙赫英的关系颇为亲昵的样子?
林蒙打量起那少年,只见其貌似十五六岁的年纪,却是一脸的憨笑,眼神中透露着纯真之色,可却并不清澈,反倒是有一丝混乱之相。
那少年同龙赫英说话时语无伦次,手舞足蹈好似一个民间跳大神的神棍一般,一看就不是正常人。
这般的眼神,这般的行为举止……
林蒙微微皱眉,心中有一个不怎么好的猜测。
莫非这少年是个智力都不健全的痴儿?
可是一个痴儿又怎会有这般高深的阵法造诣?
这个互相矛盾的猜测却在林蒙脑海里久久环绕不去,只见一旁的任平生和沈梦舟却是两眼发直的看着那少年,语气有些震惊的同时喃喃吐出三个字来。
“谢……少卿……”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